山之西南 4:桑格拉

by 杜欣欣

9月5日,桑格拉

清晨雨住,出门看山。走到旅馆门口,就见两个洋人正往汽车顶上绑自行车。我这人好奇又多事,不可能错过这机会:“嗨,哥们儿打哪来呀?” “德国来。” “骑车来?” “本来想,结果一出德里机场,吓死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人!” “走的是GT?” “可不是嘛!都被挤到路边儿上去了。公路上还走着好些牲口,恐怖刺激又好玩儿。后来实在没法骑了,就打车,进山才又开始骑车。” “打算奔哪儿啊?” “塔布(Tabo)。” “哦,咱们同路。” “你也骑车?” “没你那个体力和胆儿。” “那回见了”。回见了?我坐车,你骑车,你跟得上?


出萨拉汗,再往东北走,就要进入印藏边界了,外国人必须到地区首府Recong Peo领取边防通行证。沿途有一些风景优美谷地,但既然已耽误了一天,我就打算放弃。D很不甘心地说:“那可是SP教授强烈推荐的,你会后悔的!”以前我和我先生到印度,D看着我先生制定的旅行计划,总会说:“真是雄心勃勃啊。”结果我和他一起出门,发现他的好奇心丝毫不亚于我先生,也挺雄心勃勃的。

出桑拉汉小镇不久,就遇上了萨特累季河(Sutlej)。这条河发源于岗仁波齐山,经北印度流到巴基斯坦。喜马偕尔邦是印度的电力供应基地,该邦的每条大河上都建有不止一座水电站。 修电站的地段总是最乏味,最尘土飞扬的,尽管洒水车往返不停地洒水,也看不到青山绿水。好容易重见天日,车子却不走了。等了好一阵,前面回来的人都摇头:“大滑坡,今天过不去了。”我们只得转向桑格拉谷地,D得意地笑了。

公路沿着萨特累季河的支流穿越山谷,公路的尽头是Chitkul村。 26公里的路汽车行了一个多小时,好在沿途“阴生古苔绿,色染秋烟碧”。正值秋日,谷地里片片胭红,据当地人说那是一种水果,也印证了此地为何被称为“红玉谷”。盘山公路的一段类似台湾的太鲁阁—峡谷断崖,巨石当道。其中一处巨石下住着一位苦行僧,过往车辆停下任他点吉祥痣,说祝福话,再留下一点小钱。

红玉谷


进入Chitkul村之前,有一片大石滩。洁白的巨石衬托出山之苍郁,一边防岗哨掩于巨石之后。我们照例停车,那印度兵出岗,看了看,又回去了。我突然明白,他是来查边防通行证的。 幸亏我缩在后座,也幸亏他不很负责。

Chitkul村四周皆山,一条寒溪穿村而过。溪上修了水笼头,溪边放着盆盆罐罐。村里家家户户的院外都有柴禾垛,有些家庭还有小小的卫星碟。居民住房由木头和砖石混合而建,一般是二三层,屋顶如谷仓般,大而倾斜。这些房子的下层只有竖立的木板墙却不开窗,似乎那是粮仓。据一位日本建筑师说,这里建筑的上梁隼接方式类似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墓穴结构。



当地村民无论男女都戴着筒式帽子,帽子或为棉布或为呢绒。最初我看到这种帽子是在西姆拉的野花饭店。那里的男服务员戴着同款帽子,下着长袍。好像所有的民族服装,只作为装饰穿总是更整洁更精致。我记得那个饭店奇贵,一碗西红柿汤要10美元,味道倒是极好极鲜。

穿着喜马偕尔民族服装的野花饭店服务员

此地海拔高度为3500米,空气清冷,原先看到片片殷红已经消失,但居民家种的草花依然开得很艳。村中的主路逆溪流而上,最高处是印度教神殿。殿墙院门的木刻花纹很深,似乎从未经过风雨。铺了大块方石的院子,中央留了土灶,石头上架着饼铖,柴火不紧不慢地燃着。灶旁围着三个女人,放着两只盘子,其中的一只里盛着和好的面,那面和得稀,看着有点像我们的煎饼。烙饼的妇人披着毛披肩,鼻子很尖,鼻窝里嵌了小钻石,那尖鼻子就是我尼泊尔朋友引以为傲的高种姓的标志。妇人的帮手是两个年轻姑娘,她们都戴着帽子,五官不突出,面相更东方。这里是下科努尔区,在人种上与地中海更接近,但因地域之故,她们又与西藏混合。饼铖底忽地腾起一阵烟,烙饼的妇人被呛住了。待烟散尽,她又和我们聊开了。她说这些烙饼是建筑工人的午饭,看来神殿还未完工。这女人很大方,有问必答。

D和她开玩笑,她笑得披肩散落。我问:“你们说什么?”女人面露羞涩,估计不是什么好话。


院子另有一扇门通往更高处,那里有一座久经风雨的佛塔。来之前,专攻喜马拉雅山地区历史的SP教授介绍说当地有座尼姑庵,然而村人对此却一无所知。 回德里后才知寺院隐于深山,从村里还要步行18公里才能到达。

我们沿路而下,溪边聚了几个妇人。其中的一位背上的孩子点着黑色吉祥痣。据说黑色是为了避邪,不过我没问他的名字是不是叫“狗剩儿”。


自Chitkul村回到格拉镇已是下午,我到镇上小馆吃饭。很多游客坐在木制阳台上喝酒,绝大多数都是因滑坡耽搁至此。此刻的小镇是谣言满天:“滑坡很大,明天也走不了”,“没事,明天能走”…。在这里,我又碰到昨晚在萨拉汗的那群法国人。出门靠朋友,二次见面就算熟人,他们的导游(后来我在回程中又与他相遇)很热心地坐到我身边,其热心的结果是带来了更坏的消息:“卡尔帕之后有一段路不通!”他拿出地图,边说边比划着:“从卡尔帕到塔布(Tabo),你们要经过纳库湖(Nako)。这是纳库湖,这是冰川,融冰入湖。湖水泛滥,路断了。” “那么塔布是走不到了?” “你只能试试看。” “如果走不过去呢?” “那你就回西姆拉,从那里再往列城走喽。” 我汗!

欣欣记于2008年9月6日桑格拉
2012-09-03 13:0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