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back

Jane
斋主柔情似水:)。大家多吆喝几声,老哥总要露面的。
2013-06-18 14:24:50
lyz23
这是斋老哥文集中我喜爱的一篇。我把它和斋哥的“河东四子”,一起视为草地名篇。 我常常非常奇怪,岁月,经历,并没有在他的气质性格(通过文字显示出来的)里留下沧桑和伤疤。他的这篇如歌一样的散文,蓬勃弥漫的是一股青春朝气,回旋流淌着诗歌的旋韵。 这篇是可以用来朗诵的。只有通过朗诵,才能更贴切地体会领略作者的情怀胸襟,才能走进那个美的境界。 此篇首发大概是05还是06年,那时草地辉煌极盛(多年的积攒集中在一起喷发)。一篇冷热的大峡谷,也让我喜爱不已。可是这位老兄硬说自己这那不好,搞得别人好像看错了似的。呵呵。
2013-06-18 16:44:57
土干
徒给师傅插了一张图,金屋顶。 我第一次读这篇文章,感觉Mary是上帝的宠儿,爱情也有了,孩子也有了。嘎嘣就去世了,没有长期病痛的磨难,也不用体验衰老。 这首诗歌翻译得太中国了,没有了原来的朴素和西洋味道,很中国,很夫子。
2013-06-20 09:57:13
xianmo
文学给人激情,叫人年轻,还以为是文学青年写的。
2013-06-20 21:52:44
lyz23
翻译不一定要显出洋味儿。朱生豪莎剧翻译,多用文言古法,甚至古戏名词,不让人觉得唐突,反而更让人容易理解,接受和进入,想象和体会其中古氛围。 斋主此译采用骚体,古意盎然,音韵悠长。极好地把人带入那久远的过去。 斋主原来这段译诗不够熨帖精彩,这个译本无瑕可击。
2013-06-21 19:42:17
js
要不是斋主大腕, 我也”以为是文学青年写的“。 美译,”这个译本无瑕可击“。集体的力量是伟大的。
2013-06-26 05:51:45
js
想起施笃姆的《茵梦湖》,里面有首诗,意味倒有些相似呢: 今天,只有今天 我是这样美丽; 明天,啊明天 一切都成过去! 只在这时刻 你还属于我; 死亡,啊死亡 我将独自去。 诗译摘自天涯书库。
2013-06-26 05:57:45
lyz23
这个译本太寡味了。白话译诗,意思再接近原作,只要没诗的味道,就是无功而废。
2013-06-26 19:07:23
冷热
余先生说的我比较认同,根据斋主文章里的情调,“斋主此译采用骚体,古意盎然,音韵悠长。极好地把人带入那久远的过去”。
2013-06-29 15:46:29
黎京
不懂诗,请教 看到一篇说古诗的文章,里面写到,古诗词里很多字是可以不念的,因过去没标点。这首诗如果把里面的兮去掉,读起来是否与原意相同。还是缺少韵味显得失去味道。
2013-07-01 15:37:30
Jane
没标点,但要停顿。句句之间的停顿就是没写出的标点。 对译诗不了解,但我不赞成以古诗形式译。 斋主这篇很不错,不是那种沦入框框的游记。
2013-07-01 16:32:04
xw
去年德西南不小心就开上了去Innsbruck的路,已是奥境。原来奥即是巴伐利亚分划出去的一片帝疆,而瑞士为另一派民帮,说是热爱和平的山民。 说得在维也纳买过一盘儿童合唱团,这回去德再听,听到这一曲Innsbruck, ich muss dich lassen Innsbruck, I must leave you; I will go my way to foreign land(s). My joy has been taken away from me, that I cannot achieve where I am in misery. I must now bear great sorrow that I can only share with my dearest. Oh love, hold poor me (and) in your heart compassion that I must part from you. My consolation: above all other women, I will forever be yours, always faithful, in true honor. And now, may God protect you, keep you in perfect virtue, until I shall return. 感觉更切题,by Heinrich Isaac (1450–1517). 后已为宗教众赞歌多多借用。
2013-08-27 14:17:46

Post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