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西南一行有几个印象(三)--- 节庆

by xw

  德国最大最著名的民间节日是慕尼黑十月啤酒节(Münchner Oktoberfest),也叫“维森(Wiesen)”节。每年有上百万游客涌入特蕾西亚草坪广场(Theresienwiese),一边喝着大杯的啤酒,一边啃着猪肉香肠和“8”字形面包。宽广的庆祝会场上临时搭起了旋转木马和云霄飞车,各种各样的表演活动随处可见。庆祝活动还包括东道主店家和啤酒厂的入场游行、古装与乐队游行(Trachten-und Schützenzug)以及所有维森小型乐队的音乐会。许多当地人,也包括年轻人,纷纷身着传统民族服装参加十月啤酒节。

Oktoberfest at night with view of Löwenbräu tent

Oktoberfest

2011年:9月17日--10月3日

  有一段时间一直把歌舞节庆当作感性民族的一个标志,也许是原始的部落,或落后的民族,这恐怕是源于读了几本人类学书籍。非洲就是个载歌载舞的大陆,西班牙南部以及新西班牙--墨西哥。印加人玛雅人载歌载舞不说,中国少数民族歌舞节庆都很多,由此下推到印度马来印尼直至太平洋岛屿,哪个民族部落不都是载歌载舞?而中国汉人不会跳舞了,当年有秧歌舞,忠字舞这些都不舞。而在深圳民俗村中参观的少数民族歌舞,就象高行健《灵山》中所述,更纯粹。从上古民俗风来看,诗经中有歌,但舞不甚发达,或只有雅颂几部祭祀大舞,干戈之舞。而楚辞中的舞就丰富多,成礼兮会鼓,传芭兮代舞。 姱女倡兮容与。春兰兮秋鞠,长无绝兮终古…… 现在楚地也没有了民间歌舞,只在边垂少数民族的日常生活中还有影迹。爱尔兰苏格兰的歌舞发达,有凯尔特特鲁伊(Druid)宗教传统,此与伊斯兰世界的苏非(sufi)旋舞有相同的哲学趣味。而比较文明化的英格兰、法国、美国亦少了歌舞。

  说节庆,先谈歌舞,不能说走题。但没有歌舞的节庆,实在是可怜得很。记得在纽约每年都有大量的各少数民族的歌舞游行,不少传统节日,宗教庆典等等,中国游行队伍就惨一些,除了喊口号实在拿不出像样的歌舞。现在有法轮功组织的鼓号队与神韵舞就好一些。英美现在也没有了民间歌舞,但摇滚音乐还行。中国的节庆与游行音乐,哪怕是奥运会开幕都缺乏音乐韵味,这些是旁话。

  这回在德国西南一行,发现民族歌舞风依在,象巴赫的时代,真觉得新鲜!我总想纵酒狂欢歌舞作乐是热带人的,是巴西里约人或天主教世界感性民族专利。看来不完全对,当然我去的德国一带也许是德国的安达卢西亚吧,天主教的影子还是很重,狂欢歌舞节庆倒是很寻常,有特定的日子,有的就是周末。记得到南美旅行,人说,如果是周五晚上,你别想睡觉。这我在阿根廷与厄瓜多尔(赤道国)都领教过了,塞着紧紧的耳塞,把耳朵都塞得痛,也只能塞来一两个钟头的睡眠。上回冰岛旅行,雷克雅未克也领略过一回周末狂欢,夜不能寐。这么要对歌舞狂欢排斥才对,却不这么以为。不好睡,也许自己还不够累吧?

  我走过的德国西南大小城镇中,有大学城,比如海德堡的大学生就爱聚乐,此跟格拉那达的大学生有一比。但不否定大学的水平,图宾根神学院,耶拿,慕尼黑、纽伦堡,不说诸多小城都出了世界文明史上的响当当的人物,开普勒、丢勒、黑格尔、谢林、荷尔德林等等,就连马克思与爱因斯坦都出生在此地域。看来除了山高水丰,还多源于风俗人情。一行带了二十张巴赫的音乐,里面纷繁复杂的舞曲式,有Sarabande, Allemande, Corante, Gigue, Gavotte, Passepied, Talantula, Bourree, Burlesca, etc.,贝多芬时代Polka, Waltz, Lendler, Polonaize...每个作曲家都作有大量的舞曲或舞曲性质的组曲,莫扎特海顿与舒伯特的多组德国舞曲,且说他们是奥地利人,德奥一向难分家,分开是俾斯麦之举,此略。勃拉姆斯倒是匈牙利舞曲有名,肖邦的波罗乃兹,贝多芬的Deutscher Tanz,还舞曲性质的Countra Dance:



  每年的五月至十一月,德国葡萄种植区的许多地方都举行葡萄酒与葡萄农节(Wein-und Winzerfeste)。特别是在莱茵河畔、摩泽尔河畔、巴登地区、普法尔茨地区和美因河畔,葡萄农合作社(Winzergenossenschaft)和葡萄园主(Weingüter)的代表在一些公共场所架起货摊,零售自家酿造的葡萄酒,此外也卖些地方特产。在葡萄酒节上,人们还举办现场音乐会,许多地方还推选葡萄酒女王(Weinkönigin),并为其举行加冕仪式。

  在南方Eslingen小城我撞上了一次洋葱节,广场露天会啤酒烤羊腿价格优惠,人潮拥挤。洋葱也能成节庆,是丰收还是洋葱救了先前的黑死病,我一概无知。但拥着歌酒逛欢的人群,感到莫名的欣喜。想,人是需要这样的节庆的。旅行中我一直纳闷,为什么此地百姓脸上有一种恬然表情,像我在西藏看到的朝圣者脸上的圆满之情,这些似乎在纽约不多,在国人的脸上更是难寻。也许工作太累,生活态度过于严肃,脸上长年积累下来的疲倦或僵硬的感觉。在狂欢节上说到纽约,别人都以为纽约人工作太累,是资本主义的重心,人人都压抑得可以,还深深获得别人一些同情。唉,我说你们都是一族一民家庭,纽约是杂炉,都没有相互照应的,尤其是新移民谁都不认识谁。再说,一个爱尔兰的经理何需在意开除一名日本员工,印度中国俄国新移民都恨恨如阿Q小D。管他身世与家庭。那里一切以金钱说话,一切关于利益。

  可惜怎样的盛会我也融不入。记得在阿拉斯加的科泽布,原住民爱斯基摩人把我当兄弟,说我长得象谁谁,但他们跳起那样简单的舞,弹着海狮皮鼓,我也跳得僵硬,终究是融不进去。不是节奏问题,心放不下,按学艺来说叫放松。在肯尼亚,与一对黑人女子狂摆臀舞,别人摆一个小时没问题,快慢自如。我摆不到十分钟就累倒台下去了。说不好听是被她们斗下台去的,歌舞可战斗!在夏威夷的民俗村,看到大溪地的草裙舞,那臀部急切摆动撩人性起,也是一种比斗。外人怎么也学不会,斗不起的。

  但外人有钱,有武器,终究能让歌舞部民就范,但未能让他们放弃舞蹈。只是几百年的文明驯化,可能将这些先民的遗习剔除尽。这样大家都在电视上看别人的歌舞,或几台世界级的,舞蹈专家或明星的戏或大烩萃,这有多可惜!是谁说,好像是庞德,他说,音乐离开了舞蹈,就渐渐走了死寂,又说,诗歌离开了音乐了也趋于死寂。而哲学呢,离开了现实生活,估计也是一样形而上,说得好是理想主义,说得不好是闭门造车。我喜欢感性与理性结实的空气,这些在德国这块地方融合得相当完美。以前了解的德国人都是机器,或者是军国主义,这些只是历史书中留下的伪概念。人,大多数时地都趋同,德国有民间歌舞,有音乐传统,还是了不起。

  国势与文化紧密关联,这不新鲜。俾斯麦后,德国文化昌盛,无论科学人文各领域都领风骚。物理学上的黑体幅射,源于普法战后洛林新占区铁矿在鲁尔区冶炼,重工业建设或军火业。黑体幅谢曲线的收敛,伤透了物理学界的脑子,瑞利、金斯和维恩分别提出了似合公式,企图弄清黑体辐射的规律,但是和实验相比,瑞利-金斯公式只在低频范围符合,而维恩公式只在高频范围符合。终究还是普朗克的量子化解决了问题。产生了自然科学上的另一个重要参数-h-普朗克常数。引导物理学革命,加上另一个德语出生瑞士专利局的青年对光速电磁波的苦苦思索而导出的相对论。文化革命,不能不否定国家大势,就连尼采与瓦格纳也不例外。开拓后世文化的纵深度,广远无界。虽然,普与爱还能钢琴小提琴同演一部莫扎特的曲子。尼采虽作不出大曲子,也是一位音乐家。瓦格纳按在他头上,势必要在哲学上走出一条胜出瓦格纳的异路。他晚年一直关注的是自己的成就是否大于瓦格纳,或许是源于科西玛,说是同情(人)兄弟……此般精神的舞蹈!

  德国的民间舞蹈与德国的地理、历史、风俗习惯有密切关系,同时也和整个欧洲的舞蹈文化传统紧密联系着。在北方,舞蹈形式比较庄重,在南部则与奥地利的民间舞蹈近似。大多数的德国民间舞蹈历史不超过 200年,它们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华尔兹和波尔卡演变而来。更古老的民间舞蹈是与早期的基督教礼拜活动相结合的轮舞,以及遍及欧洲各地的链舞。在中世纪的德国,随着手工业行会活动的发展,产生了一些具有鲜明职业特征的舞蹈形式。如慕尼黑的制桶工人每7年要举行一次仪式,要跳“铁箍舞”,这种舞蹈有“棚架”“蛇”“十字”、“花冠”、“小圆圈”、“列队”和“沿圆圈旋转”等 7 个传统花样(见乡村舞)。而刀匠们表演刀舞;布商则表演旗舞等等,他们的服装都有各自的职业特点。农民的舞蹈则比较简单朴素。在特定的节日,如五朔节或降灵节期间,围绕着用鲜花和彩带装饰起来的柱子或象征性的树来跳舞是一种传统,它包含着祈望果树丰收的意思。在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流行着一种别有风趣的舒普拉特勒舞蹈。它是一种三拍子的集体对舞,据说是模仿公鸡在母鸡面前高视阔步,炫耀自己以讨好异性的情景。在这种舞蹈里,男伴们用手拍打面颊、肩、胸、肘、臀部、大腿、膝盖、脚跟,以及拍手、捻手指作响、翻筋斗等动作,夸耀自己的灵敏和技艺高超;并时而拉住女伴的双手作出各种生动有趣的动作,并始终围绕女伴边舞边行进。这是欧洲广泛流行的对舞中,性格鲜明技术复杂的一种。在奥地利和瑞士都有相类似的舞蹈在流传。在农民的婚礼聚会结束时跳的“祖父之舞”,是一种诙谐、幽默的舞蹈,有古老的传统。每当人们听到熟悉的曲调,就会喝干最后一杯酒,跳起“祖父之舞”,然后醉醺醺地散去。


Deutsche Volkstanz

  欢庆节日人皆穿上自己最漂亮的服装,或民族服饰,或化装舞会。让人有轻松的时候,也使生活美好。记得童年时父母有几件漂亮的衣服,都是结婚时订制,压在箱底几十年,只是晒霉翻出来看看,也许早就不合身了。关健没有机会与场合穿,那时是老戏都没得看。倒是过年几天,大家都可以装点一番,现在怕这种趣味也丢失了。我们在外面过年假都不放,洋节也套不上趟,此又欣赏起犹太人的传统了。说实话,如果不是英特网,找对象都没场合。婚礼与葬礼匆匆过场,人的生命,就连装点胡须的闲情也不复。当年人人当雷锋,当爱因斯坦,女的当居里夫人,学那么沉重的数理化,结果把人的灵性丧尽。现在人人比发财,当今教育,许多东西确实没必要,而学点礼仪会话,懂得装扮自己,与人群相处。社交与体育活动,音乐歌舞。而实在必要的东西,临时培训就足够了。深入自然要心性,也讲天份与客观条件,要学还得自己来,但只是学怕也其途未远。多少成人后还能用到初二学的平面几何问题,都是每况愈下。如果还讲点逻辑,分析实际问题,报告说明,也不只是解数学物理题目。现在是商业社会,专家博士只一颗螺丝钉而已。

  “狂欢节(Fasching)”、“谢肉节(Fasnacht)”或“嘉年华(Karneval)”是一种古老的风俗习惯,主要盛行于德国莱茵地区和天主教徒聚居的地区。狂欢节的主要举办地是美因兹、科隆、杜塞尔多夫和波恩。德国南部举办传统阿雷曼人狂欢节(Fasnet)。狂欢节是当地民众的“第五季”,11月11日开始,到圣灰星期三(Aschermittwoch)结束,狂欢活动的高潮是从“肮脏的星期四(Schmutziger Donnerstag)”到圣灰星期三这一个星期。玫瑰星期一(Rosenmontag)举行盛大的沿街大游行,人们身着奇装异服或传统服饰,头戴各式面具,走上街头,加入到游行队伍中。狂欢节这个传统起源于过去德国农民驱逐严冬、迎来春天的风俗习惯。

  尼采后来抬比才《卡门》抑瓦格纳《指环》,就是提升生命本身的趣味。德国文化政治形态有古希腊的影子,比如联邦,诸多小国与自由市的联盟,是真正意义上的联邦。文化自可以在每一个地方发达,不必都挤到京城,北京或是东京,巴黎、纽约柏林。这样各地方的人才就均衡了,不釜底抽薪,拔苗助长。要说美国的联邦也只是有名无实,但美国的乡镇还是有人才荟萃,比英国好。

    街头亲人聚饮,处处赞歌欢唱
    ......

    伟大的和平为人类生产
    财富,开出甜蜜歌曲的鲜花,
    在精美祭坛的通红火焰里
    向诸神焚献牛羊的大腿
    又让青年去练身,吹箫,歌舞。

    ......Bacchylides(5th century BC)

  全德国每年自春至秋都举办许多民间节日,持续时间为一个周末或整个一周,地点是在庆祝场所或市中心。节日活动的内容包括游艺靶场、射击棚、旋转木马、云霄飞车、观光大转轮以及幽灵列车等。露天舞台或节日帐篷里经常举行现场音乐会。教堂落成典礼纪念日(Kirchweih或Kirmes,或Kerb、Kirb、Kier、Kerwe、Kerwa及Kerms等写法)起源于基督教教堂落成典礼之际举行的宗教节日。在德国乡村地区,教堂落成典礼纪念日还是一个重要的乡村传统。每当此时,人们就会举行节日游行,并由当地的年轻人架起教堂落成典礼纪念树(Kirchweihbaum)。



  一路上德国的小城镇,主教堂等建筑物都在翻新,说是为了迎接十月的节庆。看来十月节不止慕尼黑,该是丰收的节庆,盛大的节庆,可惜我来的时间不对。这两天我花了些时间搞新网站的节庆装饰,钉制了几套衣裳:准备迎接秋天(秋分),以后万圣节,圣诞节,情人节,春暖花开,夏至。坛面都会有一日或多日的漂亮装饰,这些当不影响注册后使用,依然是各人自行选择的Default style。

to be continued...
2011-12-17 19: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