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湘江夜话”

by 牛恋凼

【一、题解】

湘江由南向北穿越长沙城,自古以来,河东是政治、经济、商业中心,河西是文化中心。由河西岳麓书院向东走到湘江边,与牌楼口相交的潇湘路风光带,可以看到一座名叫“湘江夜话”的雕塑(如图):


著名雕塑家雷宜锌指导,青年雕塑家肖小裘、贺仁寰制作的青铜雕塑“湘江夜话”

这座雕塑是为纪念1850年1月3日(清朝道光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65岁的伟大爱国者、封疆大吏林则徐,与37岁的爱国后起之秀、布衣左宗棠,在这里初次、也是最后一次会见,彻夜长谈,并委以重任的历史事实。是夜,两辈人、大官和平民之间的平等会见与推心置腹的尽兴交谈,共同谋划了新疆(面积1,664,897平方公里,约占中国陆地面积六分之一)正式列入中国版图的重大命运,奠定了26年后左宗棠收复新疆的坚实基础!

为讲清楚这个维护祖国一统江山、激动人心的历史故事,须将两位爱国者的生平事迹、过往的交谊以及会见的由来,作一个简要的交代。

【二、左宗棠简述】

左宗棠(湖南湘阴人,1812-1885年)出生于耕读世家,从小天资聪颖,抱负不凡,目光远大,学习刻苦,成绩优异。21岁中举后,三次进京会试不第,从此绝意科举,开馆授徒,到年近不惑时,已成为一位腹笥饱满、见识超群、胸怀满腔忠君报国热血的优秀乡村教师。

左宗棠17岁那年(1829年),偶然从书肆购得两部巨著:

一部是顾炎武(1613—1682年,明末清初学者)的《天下郡国利病书》——记述和研究明代社会、政治、经济、兵防、税赋、历史、地理和水利,对治国兴邦与边陲防卫具有重要的教学和参考价值的120卷巨著。

另一部是顾祖禹(1631—1692年,清代学者)的《读史方舆纪要》——集明代以前历史地理学之大成,对于山川、道里、关津无不着意察看和记录,是一部具有浓厚历史军事地理学特色的140卷的巨著。作者深藏于内心的写作意图是:“为民族光复之用”,“专为兵事而作”。

研读这两部呕心沥血的巨著以及其它许多有关书籍,使左宗棠眼界大开,洞悉了“科举”只是爬升到社会上层,当官做老爷的工具,不能成为治国平天下的利器。治国,需要“实学”,而非“虚学”。年近而立时,左宗棠便毅然决然抛弃“八股”,绝意仕途,不再赴京参加“会试”,转而悉心精研农学、地理学、工程技术、经济、战略、兵法……成为科举时代一个学习目的明确、学习目标远大的另类学子。这种坚韧不拔、奋发图强的主动自学,使他成为那个时代出类拔萃、储备了满腹“经世致用”学问、人见人爱、人人钦佩的难得的青年俊才。

左宗棠在读书、教书、写作和种种社会活动中,凭藉自己的真才实学和刚正清高的品格,崭露头角,因缘际会,结交了许多学识丰厚、经验丰富的老师、朋友,甚至名流显宦、达官贵人。例如,学者贺长龄、恩师贺熙龄、莫逆之交胡林翼、湘军缔造者(之一)罗泽南、两江总督陶澍……左宗棠被誉为“品学为湘中士类第一”,并得到了众师友的赏识、推崇和举荐。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鸦片战争期间,“人在山林,心怀天下”的左宗棠写了《料敌》、《定策》、《海屯》、《器械》、《用间》、《善后》等六篇御敌之策的文章,希望朝廷采用其克敌制胜的建议。

左宗棠的这些对策文章,主张“以战取胜,以胜保民,和英国打持久战”;各省要“练渔屯,设碉堡,简水卒,设水寨”;英军劳师远征,其补给自然艰难;占领地域虽广,但须用军队维护秩序,战斗力必定减弱;广泛联络各国,袭扰英军补给;做好侦查工作,掌握对敌情报;同时,引海民内退,舍弃原来海边居屋,退到英军炮火射程之外的内陆,这样,损失虽然很大,但迫使英军登陆作战,就可发挥我地广人多的优势,截断英军的补给线……要发动民众与敌周旋,并广泛布置渔民、水勇,以轻舟盛硫磺、火药,以夜色为掩护突袭英军!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要发动全体民众一心竭力抗敌,即使是当年世上最强的“英吉利帝国”,也不能摧毁我长城!——左宗棠的这些原始抗敌思想,简直就是后来毛泽东主席的“全民战争”、“论持久战”等军事思想的初级版。如果采纳,必胜无疑!

可惜当年左宗棠人微言轻,得不到颟顸的满清统治者的重视。但林则徐后来读到这些文章,赞口不绝,十分欣赏!

左宗棠遇到许多出山做官的机会,其中,最重要的一次是,1847年(道光二十七年)林则徐出任云贵总督时。当年在林公幕府中任职的得力助手胡林翼的极力举荐,林则徐邀请左宗棠入幕。但由于左宗棠此前承诺了两江总督陶澍(1779-1839)“托孤”:陶澍临终时,把六岁的独生子陶桄托付给左宗棠教诲,并订下了左宗棠长女为媳的“娃娃亲”。林则徐邀请函送达时,左宗棠正在陶宅当家庭教师,不能爽约另谋他就,只好隐忍婉言谢绝了。

【三、林则徐简述】

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民族英雄林则徐(1785-1850年11月22日)在广东查禁鸦片,以及“虎门销烟”的壮举,大家都很熟悉。但是,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以及投降派的诬告,林则徐横遭迫害,于1842年12月含冤被流放到了新疆伊犁。

伟大的爱国者与众不同的是,即使在流放期间,林则徐也不顾身处逆境、年高体弱,通过艰难的实地考察,团结和领导各族人民,对新疆的边防建设与经济发展作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

1845年,林则徐得到平反,并于1847年7月26日(道光二十七年六月十五)调任云贵总督。在任上两年多虽然有所建树,也得到了清廷“加封太子太保、赏戴花翎”的认可,但体弱多病的林则徐已无力再任官职,加上夫人郑淑卿因病逝世,悲痛之中于1849年10月12日(道光二十九年八月廿六)正式退休,并护送夫人的灵柩返回福建原籍。

林则徐这次回原籍,开始走的是陆路。从昆明出发,穿越贵州省,经湖南省辰州(今怀化市),转水路,下沅江,由武陵(今常德市)入洞庭湖;再转湘江,逆流向南,泊长沙市;然后掉转船头,从长沙顺流向北,再入洞庭湖,转长江,入东海,南下福建……长沙不是必经之道,为什么要特地绕道长沙呢?——就是为了会见左宗棠啊!

林则徐这次亲赴长沙,是要了却一桩心愿,权且称之为“国事托孤”吧!发配新疆时,他洞悉了当年英国和沙俄的狼子野心,预见俄国将成为新疆的心腹大患,因此,必须有人挺身而出,保卫新疆!自己已年老,无力完成此重任,须托付可靠的接班人。多年来,他考察满朝文武,无一可堪当大任、继承遗志者。这时,左宗棠进入了他的视野,根据众人推荐,文韬武略,人才了得!他想把重任托付给左宗棠,一来,须考察左宗棠这个人;二来,须当面委托。如此重大的千秋伟业,所托非人,怎么行!因此必须亲自对左宗棠进行一番面试。

林则徐就是怀着面试左宗棠,准备将平定新疆的重任托付给他的心愿,特地不辞劳苦,绕道长沙的。

【四、夜话湘江时】

船到长沙。林公是带病“微服私访”,不愿惊动任何人,悄悄泊舟于湘江西岸、岳麓山下牌楼口码头。这里避开了河东政治、经济、商业中心,非常安静。林则徐立即派人到湘阴柳庄,邀请左宗棠前来舟次会面。左宗棠接报后又惊又喜,立即翻身上马,疾驰数十里,来到岳麓书院前的牌楼口……

匆匆赶来的左宗棠,急切拜见林公,上船跳板时一脚踏空,扑通一声跌进江水里,左右亟予扶起,沐浴更衣。林则徐爱怜地笑道:“这就是你的见面礼?”两人神交已久,初次会见,像老朋友一样开开玩笑,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活跃起来……

这次夜话,前半段林则徐问得多,左宗棠对答如流,滔滔不绝,回答一道一道高难度的“试题”。只见林公不断捋须、颔首、微笑,表示出极高的认同和满意度!

后半段,林则徐说得多,介绍新疆的政治、经济、军事形势,介绍山川、地理、水利、气候、农业、物产……概况,重点讲述沙俄和英国的侵略野心。林则徐认为,当年新疆屯政不修,地利未尽,沃饶之区都没有得到开垦。贬谪新疆后,他曾在边部各城乡大兴水利,可惜功未全部告成,深以为憾。林则徐认为只要兴修水利,广种稻田,西域将不减东南之富庶。各族人民安居乐业,军队屯田,边防巩固……

左宗棠正襟危坐,凝神静气,频频点头,听得十分专心!

当林则徐面试左宗棠,考察人物、谈吐、举止、体魄、年龄、学识、文采……认为左宗棠具有独立担当重任的潜质,百分之百的满意,便将发配新疆期间搜集和整理的各种原始资料:包括政治、经济、边防、山川、水利……制定的战略、战术计划,亲手绘制的地图,以及沙俄在新疆和周边地区活动的情报……一大包,郑重授予左宗棠。

林公深情地说:“东南洋夷,能御之者尚或有人;而日后西定新疆,非君莫属!”

“吾老矣,空有御俄之志,终无成就之日。历年来留心人才,欲托付此重任……以吾数年心血,献给足下,或许将来平定新疆、治理新疆用得着。”

左宗棠神情凝重、心怀感激地伸出双手,郑重承接!

“国事托孤”成功,林公对左宗棠期许至深,发自内心,溢于言表!

左宗棠对林则徐心仪已久。在陶澍家教书时,遍阅了陶澍生前与林则徐的往来书信,为林公严禁鸦片、抵御英国侵略的远见卓识深深感动;他衷心敬佩林公“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爱国情怀和实际行动。对林则徐遭贬,奉调治黄河决口,出关赴新疆等行踪,左宗棠自称:“仆之心如日在公左右也,忽而悲,忽而喜,尝自笑耳。”足见他对林公的景仰。

左宗棠对林则徐这位65岁的前辈名臣,惊为“天人”!林则徐对这位37岁的布衣,诧为“绝世奇才”!他俩在船上饮酒畅谈,共同的爱国情怀和饱满的经世致用学问,使他俩像久别重逢的故友,无所不论,无所不及,直抒胸臆,倾心置腹……直到东方发白,曙鼓频敲,才依依惜别。

【五、后话】

“国事托孤”成功,林则徐了却了一桩积年心愿,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身染重病的林则徐回到福建老家后,心知来日无多,在手发抖无力书写的情况下,命次子徐聪彝代写遗书,向咸丰皇帝一再推荐左宗棠,称他为“绝世奇才”、“非凡之才”。这样,左宗棠在尚未建功立业之前,其才能、干练的名声,已在当年最高统治者的心目中建立了良好的印象。

那个时候的左宗棠已经对腐败的晚清政府极为失望,甚至有意买山而隐,终生做个“湘上农人”。太平天国运动风起云涌时,他仍隐居山林,置身事外,没有积极效忠清王朝。但是,左宗棠的军事天才和这方面深厚的积淀,使清朝统治者感到了隐忧和恐慌。最终,咸丰皇帝放出狠话:要么出山做官,要么杀掉,以绝后患!

林则徐的召见,对于左宗棠来说,是意外惊喜的。

“科场不利,你也不用挂怀,真正的人才国家总会用的!”

“将来西定新疆者,非君莫属!”……

林则徐的预言和鼓舞,不断激励着左宗棠,使他热血沸腾,决心出山干一番大事业,用自己的知识与才能匡扶社稷,挽狂澜于将倒!不久,机会降临:1852年和1854年,太平天国两次围攻长沙,两届湖南巡抚(省长)都礼贤下士,恭请左宗棠全权指挥军事。左宗棠日夜在城墙上巡防,指挥若定,愣是把太平军击退,两次围城都安然无恙。左宗棠的军事才能初露头角,立即被授予官职,并为他节节高升做好了铺垫。——那是后话,就不多说了。

“湘江夜话”26年之后,1875年(光绪元年),左宗棠被任命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作为主帅的他,抬棺出征,表示了誓死保卫新疆的决心。他提出“缓进急战”、“先北后南”、“后勤先行”等战术方针,大军势如破竹,战事节节胜利。至1878年1月2日(光绪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攻下和田,新疆收复大功告成,粉碎了英、俄帝国吞并新疆的阴谋。1884年(光绪十年)新疆设省。至此,两汉以来与祖国若即若离的西域完全归入中国版图,维护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实现了林则徐的遗愿!

在这里要特别强调一下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家国情怀!中国人对“民族共同体(国家)”有着超越一般的强力认同;对“大一统中华”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他们即使在自身受到委屈,遭遇厄逆的情境下,也希望国家统一,强盛!不仅自己忍辱负重地继续为国家服务,而且,教育子孙后代要永远热爱祖国,忠于祖国!这种强大的凝聚力,表现在以林则徐为代表的历代先贤身上,表现在千千万万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志士身上,也表现在上世纪50年代许多蒙冤受屈的“右派分子”身上,更表现在“欢迎台湾回归祖国怀抱”的广大民众身上!——这就是中华文化绵延五千年、中华民族兴旺发达、共和国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的关键和秘诀所在!

原创/2022年1月15日 (4780字)
2022-02-19 15:1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