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西南一行有几个印象(四)--- 城堡

by xw

  德国的中世纪特别中世纪,打自法兰克矮子丕平及子查里曼大帝后,似乎成了欧洲中世纪的中心,无论是宗教还是文化上。封建,用指欧洲中世纪倒是不错的,强套到中国来不仅词源上有问题,因为封建在中国属先秦,封土地,建诸候。至秦已是郡县制,中央集权以后汉有分封制复兴,导致七国之乱……柳宗元有著名的《封建论》讨论分封制与郡县制的利弊,以为封建制在唐时已属落后的制度了。中世纪的欧洲,倒跟先秦中国很像,虽有宗主国周(西周、东周:春秋、战国),说罗马教皇,不如说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虽也号令不出京邑。中世纪欧洲一直有相当严重的封建割剧,不用说德国,那时叫法兰克(日耳曼人创立)后神圣罗马帝国查里曼后一式三分:法兰西、德意志、意大利,再以后才有现在地理位置上的德意志联邦。前面提到的诸多诸候国,加上汉萨同盟的上百个自由市,黄金诏书,七大选候各据一地。至歌德时代他还埋怨出门旅行要准备十几份通行证件,交几十处关地税。城市有城墙保护,有城市堡。选候除了自己的宫殿,于关隘与边驿都筑有城堡,还有休闲的夏宫,兼带花园城堡。在莱茵河一路向北看到许多城堡,大多数已废弃,说是当河上拦截一道铁索,收船只税。我行走的一带德国山区,城堡是其特色,仅次于教堂。虽然许多城堡都有教堂,而有些教堂筑得跟城堡没什么两样,都要各自寻求保护。沿莱茵河的城堡多,却一个也没有进去。只是到特里尔,才参观了一回黑色城头堡,是古罗马遗留的,值物一观照:

Porta Nigra


  记得当年读欧洲中世纪,写过一首读史笔记,讲骑士的,第一节提到城堡:

    读史笔记:骑士

    王权旁落,领主
    以国王的名义
    指挥、审判与惩罚
    边地上筑起城堡
    领地的保卫者

    领主,身被盔甲
    进攻防御与进攻武备
    作战技巧已经改变
    战争成为专业
    军人要从小训练

    文盲,以免受教育
    让头脑迟顿。除勇气
    忠诚心与荣誉感
    领主与随从们
    盔甲从头武装到脚

    武装到马。骑士
    骑在马上的特珠阶层
    大规模方阵战
    家世不显赫,承继
    唯胆量与勇气

    05/20/10


  以前中文书提到德国城堡多是浪漫城堡,这怕是源于路德维希二世的新天鹅堡。仿佛还有另一类幽暗鬼幻般的城堡,记得有一部歌剧叫《蓝胡子城堡》就是鬼幻,更多是血腥,只是被魔幻罩了眼。古堡幽灵,有人把德国文艺浪漫派一部分核心,所谓哥特派说成是中世纪幽魔的化身,那条条幽深的隧道,有如古堡,估且称鬼堡。记得在百慕大、波多黎各及加勒比海诸海滨都见到城防的诸多城堡,那些十几层上下的曲径通幽的隧道,有时又让我想起参观过的几艘航空母舰。曲径中的世界,尤其是地下暗牢,dungeon,总让人浮想联翩。

  可惜,我没能光顾到什么古堡中的幽幻,顶多是海德堡山上古城堡中的一个大酒桶。还是先提提海德堡的城堡,沿石级登上城堡的大门,这几百级的路现在都通缆车,可是人满为患,况且头班车的时间也晚。我一路还要看花园,爬这一段山路石级,阴湿,植被丰沛,总让我想到娥眉山相似的地理,山中何所有?岭上有白云。头一眼看到的却是炸得半塌的墙壁。海德堡城堡位于德国的西南部,始建于13世纪。海德堡城堡作为普法尔茨的城堡,于腓特烈五世在位期间,受到了严重的破坏。腓特烈五世娶了英国伊丽莎白为皇后,于伊丽莎白1615年的生日时,在城堡内用一天的时间为皇后建成著名的伊丽莎白门。其后腓特烈五世更跟随伊丽莎白改信新教,引来信奉天主教的普鲁士的愤怒,普鲁士国王以正教之名攻打海德堡。这次战役古城堡第一次受到重大破坏,腓特烈五世亦失去了选帝侯的身份。腓特烈五世回到海德堡后,重修了城堡,但很快城堡又受到法国的入侵。腓特烈五世将女儿嫁给路易十四的弟弟奥尔良公爵,希望得到法国的协助重建领土,但路易十四并没有因此向腓特烈五世提供资助,更于腓特烈五世失去惟一的儿子时,要求由奥尔良公爵继承普法尔茨的领土,腓特烈五世断然拒绝,因此法军挥兵进攻海德堡,海德堡成为一片残坦断壁。但可幸的是,在二战期间,海德堡城堡避过了盟军的空袭,包括一整座城市,说是有一位文化女劝说盟军一高官收效。海德堡存下来,古城堡的主体建筑已经修复多世纪的陈伤并恢复了原貌/伤貌。



  除了参观大酒桶(说能储存220000公升葡萄酒),还有一个大酒窖,大酒窖内装满了一桶桶的葡萄酒,这些大大小小不同的大酒桶,总共可以贮藏二十八万公升的酒。走出地窖,来到古堡前的大阳台,跟前有残坦断壁,旧城区尽收眼底, 内卡河河水静静地流着,阳光挥洒在古桥之上,河上拦了一级级的平水坝。海德堡人为了纪念海德堡城堡遭受的劫难,每年举行“火烧城堡”的集庆活动。不是真放火,而是在晚上,借助灯光和烟火技术,再现当年法军攻打破坏城堡的历史。远远望去,残破的古堡,冲天的火光,壮观而惨烈。“火烧城堡”之后,要放15分钟的烟花,也许是为了让古堡进入“和平”状态。



  因为来的日子不对,药物博物馆未开,还有一些地方只许跟团队导游方能入内。乘兴而来,兴尽而去也。以后一行的路上教堂多过城堡,地也愈趋平,虽然是到了阿尔卑斯山麓,这才了解到所谓瑞士风光,跟中国北疆很象。

  德国的城市带有堡(Berg/e, 山; Burg, 堡/市?)名的数不清,但不都有象样的城堡。

  路德维希二世的新天鹅堡,来德国的人不可不能去。在1868年5月15日在给瓦格纳的信中,国王路德维希二世提到希望在前高地城堡的古堡废墟上建造一座城堡,风格取自中世纪德国骑士城堡。路德维希建堡的启发有几个:一个是他父亲马克西米利安二世的早期建堡计划;另一个更重要的启发则是他在1867年前往埃森纳赫旅行中和弟弟奥托一世共同游览的瓦尔特堡(马丁*路德译圣经隐逸之地)。天鹅堡中歌剧厅和骑士浴室的设计就采用了瓦尔特堡的设计图为蓝本。此外路德维希还受到西班牙摩尔人建筑风格的影响。他想把天鹅堡建成作曲家瓦格纳作品中的幻想的日耳曼传说世界。城堡的设计主要交付给剧场布景设计师Christian Jank设计。

开车穿过一道隧道,进入奥地利境,再横折回德国,到新天鹅堡已是下午。得爬山上高桥,从高处观摩城堡,这景象是一般图片杂志上最常见的,也引为滥俗了的:



  秋叶,冬雪及雾中的景象肯定更梦幻。参观一小时放一批人进,夏天到八点都开,也是游人不断。因为过于有备,来了除感觉其规模浩大,地位险恶外,对陈设基本没有太多惊奇。城堡大门高墙的顶边饰有些迪斯尼情趣,也不知是取自迪斯尼还是迪斯尼取自此,反正翻修不断,谁理得清晰。内部的辉煌,据说也不是路德维希二世生前的能享。

  路德维希终在他自己建筑的新天鹅堡中被软禁。1886年6月13日于施坦贝尔格湖逝时新天鹅堡还没有完工。17年的建筑时间里,他只逗留过172天,那时候只有三分之一的房间完工。拜人国王路德维希二世从未想让新天鹅堡公诸于众,宁愿将此堡毁了,也不能让它失去其神秘魅力。但是在他死后六个星期,城堡对外开放,为保证通顺的参观路线,一些房间在此后完工。



  出门书店中我买了一本路德维希二世的传记,记得曾看过一部意大利语的同名电影。关于这位拜仁“昏君”,我想在下一个贴子中细理。

  一行许多小城市,城墙都保留完善,虽然弱不禁风的感觉,除了城头堡几层加厚并有炮台。看来许多城市折除城墙后只遗留城市堡也是没办法,这回在纽伦堡,旧城除了完好的城墙外,还保留相当好的城堡,在北边北侧小山丘上,纽伦堡城堡也称皇帝/凯撒堡。始建于11世纪,到16世纪中扩充至今天的规模。每一位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都曾在此地居住过。大多数大型国会会议也在这里举行,也是当时的德国国王和皇帝们的行宫。纽伦堡的最高处就是皇帝城堡,这是纽伦堡的标志。所有的德国皇帝都在这里小住过几日。从皇帝城堡有一条便道通向要塞最古老的地方的指挥官城堡。12世纪末让给霍恩佐伦家族的这座城堡,曾是帝都和城堡指挥官之间各种纷争的起因;幸免于1480年一场大火的吞噬,它最终由霍恩佐伦家族的弗雷德里希四世卖给了纽伦堡市。



  城堡大门前有一个长长的木质吊桥,曲径通幽。走近城门,全是褐白相间带有园顶或尖顶的建筑。城堡是战后重建的,保持着原貌,没有任何过于华丽的装饰,显得十分简朴,典型的巴州建筑风格。

Self-Portrait (1500) by Albrecht Dürer


  城堡边上有德国名画家丢勒的旧居,丢勒,德国文艺复兴的巨子,自然画家。

  to be continued......


2011-12-21 14:4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