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西南一行有几个印象(六)--- 纽伦堡

by xw

在慕尼黑市中心的犹太人博物馆的墙面上,几行伦敦商学院师生间的会话引我注意:

“当提到纽伦堡这个名字时,你想到什么?”
“纽伦堡纳粹集会。”
“还有什么?”
“纽伦堡审判!”

这学生不应该都是犹太人吧,但老师有不少犹太人,这包括当年波普维特根斯坦甚至美国二十世纪外交巨头基辛格都是的。

这一贴是谈纽伦堡,不是慕尼黑,也不是犹太人,但德国无处不在设计各异的犹太人博物馆纪念碑都有大幅标志提醒人们过去。纽伦堡在我看来是个好译名,汉语三个字有说不出的音韵味,有巴伐利亚一方情趣。不止是二十世纪,其实十六世纪就是欧洲著名的商业文化中心了,不说哥白尼的《天体运行》在此发行,马丁∙路德的诸多战斗宣传小册子,打自古腾堡发明欧体活字的印刷术,西方出版业一日千里。而纽伦堡就是当时的商业文化中心,说古腾堡引起了欧洲文化革命,也许不太错。

我了解的纽伦堡,还是与瓦格纳名歌剧有关,《纽伦堡的名歌手》里的真桂冠,最后还是被推到汉斯∙萨克斯的头上。汉斯∙萨克斯是鞋匠诗人,也写诗声援过马丁∙路德的宗教解放。聊到汉斯∙萨克斯总让我想起中国六朝诗人稽康---一位打铁诗人,前者以手工业为生计,也自豪,象陶渊明;而后者,更是有点竹林游贤,有显逸的感觉,好青白眼。汉斯∙萨克斯(Hans Sachs,1494-1576)是土生土长纽伦堡民歌手,民众诗人,七十三岁时,把所写六千多篇作品手抄成册,名《诗全集》,以诙谐、生动的教训和写实主义的社会描写为其特点。他的成就还包括戏剧,提高了手工艺人的诗歌,把中古的宗教戏剧发展为反映人民生活的讽刺戏剧。这些戏剧大都取材于民间故事,描写的对象有市民、农民、奴仆、骑士、流浪汉等。他的作品,形象生动,语言通俗幽默,内容和形式都为当时人民所喜爱。但是他反映的生活面狭窄,对现存社会制度表示满足,局限于投合市民阶层的趣味。

    在碧绿的五月里,
    快乐的夏季使我欣喜,
    因为我心上的人儿,
    那位世间最可爱的女子,
    她最爱这个季节,
    永远地没有变易。

    啊,五月,你高贵的五月,
    你把那碧绿的森林,
    用无数的鲜花打扮得
    堂皇富丽而喜气盈盈,
    让我那丰姿绰约的情人
    在里面彳亍前行!
    ......


1568年,玛格达列娜歌,与歌剧中主题曲极端相似。这一片段,汉斯的一段苦闷:

Hamburg Staatsoper, 1970, Giorgio Tozzi as Hans Sachs
Die Meistersinger von Nürnberg


中世纪较早的游吟诗人,在各地宫廷间走动、献唱,歌颂骑土精神,赞美理想女性;此在瓦格纳的歌剧《唐豪赛》中表露无遗,彼故事发生在瓦特堡(路德译经),唐豪赛迷于维纳斯宫,后深感悔恨,走圣母马利亚的路,并参加了朝圣者的行列以祈求教皇赦罪。但他的罗马之行并没有如愿以偿,为此伊丽莎白忧愁而死,唐豪塞最后却获得宽赦。 而民众间的名歌手,形式上延袭游吟诗人,但歌唱内容的重点则改为宗教问题,而且是以师徒相承的方式流传,并固定在一个都市,不再到处游走。德国都市纽伦堡,是名歌手的大本营,那里工匠要升为老大,除必须通过技术的考核外,还很重视歌唱能力。担任老大的名歌手们认为他们的歌曲,是在学会文法,修辞、逻辑,算术、几何、音乐和天文等七种学科的基础下产生的,只有具备这种高度教养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各行各业的老大。而他们晋升的顺序,由级别最低的“见习生”开始,然后是“徒弟”、“诗人”,最后才是“师父”(Meister)。   

1540年前后,纽伦堡的此类职工公会的会员多达250名,师父太多,只陷入技巧的较量,渐失艺术真趣。就在这时瓦格纳《纽伦堡的名歌手》中的主角汉斯∙萨克斯登场。这时正值马丁∙路德宗教改革时期,人们开始高呼人性尊严。汉斯∙萨克斯为当时的名歌手世界导入崭新风格。称路德为Nightingale of Wittenberg,赞歌随宗教改革传遍德境:

    Luther teaches that we all
    Are involved in Adam’s fall.
    If man beholds himself within,
    He feels the bite and curse of sin.
    When dread, despair, and terror seize,
    Contrite he falls upon his knees.
    Then breaks for him the light of day
    Then the gospel may have sway.
    Then sees he Christ of God the Son,
    Who for us all things has done.
    The law fulfilled, the debt is paid,
    Death overcome, the curse allayed,
    Hell destroyed, the devil bound,
    Grace for us with God has found.
    Christ, the Lamb, removes all sin,
    By faith alone in Christ we win.


汉斯∙萨克斯的许多诗与曲,尤其是曲成为后来新教赞美歌,为路德所备。

纽伦堡是我此行最后一站,幸好旧城区停车不难。来回纽伦堡一路都塞车,德国高速路上车开那么快,不出事故也难。我住的旧城区,不远就是女人门与城墙,回来时走城墙不料撞进了红灯区,看来离红灯区也近。德国黑人不多,但红灯区的妓区几乎都是黑人,还能操英语,估计都是美国杀过去的吧?一直说北欧性开放,也只在此头一回遇到红灯区,另外就是法兰克福。记得The Beatles的歌Ticket to Ride,这Ticket就是合法行妓证。那恐怕是汉堡,汉堡之春,Quarrymen早先在此练过兵。

从女人门朝北走城头堡,旧城区不大,本是步行的规模,没有慕尼黑那么让人累倒的街道。一路行走的城市中我喜欢特里尔、海德堡,最喜欢就是纽伦堡了,故而想来一整篇印象。按说二战后城市九成被毁,这街面上半木式墙壁,砖石道多是仿制,但也能让人留连。纽伦堡南北向有一条河,Pegnitz,注入美茵河。



下班之后,人们好坐在Pegnitz河边看水禽。中心广场北面有一个Schöner Brunnen,美泉,很有名。



这是一个14世纪喷泉,位于德国纽伦堡的大集市广场,毗邻市政厅,为该市主要名胜之一。高19米,哥特式尖塔形状。建于1385年到1396年。装饰喷泉的有40尊塑像,代表神圣罗马帝国的世界观。它们分别是哲学、自由七艺、四福音作者、4位教父、7位选帝侯、九杰(Nine Worthies)、摩西和7位先知(何西阿、但以理、耶利米、以西结、阿摩司、以赛亚和约珥)。喷泉的栅栏上有两个黄铜环,据说旋转它们可以带来好运气。

德国著名童话作家霍夫曼的童话故事《胡桃夹子与老鼠王》就发生在圣诞夜的纽伦堡市政厅,这个故事后来被俄罗斯大作曲家柴科夫斯基谱写成芭蕾舞剧《胡桃夹子》而名扬。一路许多城市都见到所谓玩具博物馆,德国的木偶玩童还是齐备。

教堂林立,旧城区也是金融区。北边高地上就是前面提到的城头堡,也称国王或凯撒堡,在城堡上可以看全城,远对面可见纳粹的新古典主义的古罗马风建筑。我从城头堡底下的暗道出城,护城河下一片花园,由木桥回城,正好撞见丢勒旧居。旧居的门上是他绘的兔子:



前不久写林奈,对植物学发展史作了一份细究,发现不少德国人的工作,尤其是丢勒的自然画,比达芬奇还要细入,同样文艺复兴,一北一南。北边的功力就高多了,难怪要路德,然后,路德后的三十年战争,又毁掉了整个纽伦堡的繁荣,以至于巴伐利亚。我欣赏丢勒的自然绘画,不仅有植物,还有动物,还有欧洲第一幅星象图。油画,水彩以及版画,真是了不起的绘画大师。与汉斯萨克斯同时,也是纽堡伦文化辉煌的顶峰,有人称北方的弗罗伦萨,都有金融的渊源。

Constellations of the northern skies, engraved by Albrecht Dürer and published in 1515 in Nuremberg, Germany.


去的日子与时间不对,只对紧锁的门洞。对面有不少店面还开着,卖他的画作的复制品,还有许多中世纪头盔与刀剑纪念品。纽伦堡老城外环绕着建于十三世纪的坚固城墙,城墙长度5公里,拥有80座塔楼,其中有46座有防御工事的塔楼。这些塔楼成了纽伦堡旧城最醒目的标志。无论从那一个城门进入旧城,都可以首先一睹这些塔楼的风采。而城门共有五座,分别是乞丐门、国王门、妇女门、信使门、新门。旧城里的最高处盘踞着依砂岩峭壁筑建的皇帝城堡,其整体建筑由三个分属不同历史年代的建筑组成。16世纪时,皇帝城堡曾经加强防御工事,城墙上的城垛都带有枪眼。

Albert Dürer visits Hans Sachs, 1884 Etching after Richard Gross


丢勒与南欧文艺复兴的诸多人物联系紧密,多次游学意大利与荷兰。宗教上钦心路德的思想,当时德国人宗教比较虔诚严肃,路德澄释他心中不少结。他一直想给路德画一幅画,制成铜版,可惜未遂。一五二零他日记中陈述:"And God help me that I may go to Dr. Martin Luther; thus I intend to make a portrait of him with great care and engrave him on a copper plate to create a lasting memorial of the Christian man who helped me overcome so many difficulties."

丢勒、汉斯还有路德都是十五六世纪德国文艺复兴的代表。第二天,转不过我还是要去看看当年第三帝国辉煌的遗迹。

德国的崛起与统一,第一次世界大战,举要是普鲁士。这在希特勒称为第二帝国,希是奥地利人,一战后与一些德奥子弟兵移居慕尼黑,啤酒馆暴动后入狱一年,写了我的奋斗。从此由一个列兵走向政治家,当然他幕后有强大的军火右翼支持,辉煌猖獗的冲枪队,纽伦堡党集会军仪,这些一般人都明白,但何时国家不是由右翼操纵?毕竟在权钱传统与手段较量上有真实力。纳粹由巴伐利亚发起,这不由不让我想到第三帝国区别于第二(普鲁士)是希于巴伐利亚王国(人)的崛起,每一个民族都有一番历史演绎。

驱车到一带湖滨,把车停在一座类似古罗马大竟技场的国会边。前面是民众公园里面停满了棚车。国会走廊道上都可以开车,走到正面,档案博物馆还没有开门。先绕湖到Zepplin一带转转,这当年有巨大的四十万人的体育场,纳党徒一年一度Rally,现在空空成了半停车场,或青年人滑旱冰或Skateboard的地方。这里叫Zepplin,原因是早先发明的Zepplin飞艇曾在此降落,那时这一带真是民众娱乐的公园,后来被纳粹征用了。后来在博物馆看到早先公园的样子,有点维也纳游乐中心的样。空空无人,披到观礼台上,想当年集会的规模,其实集会民众也是义务强令,那时德国全民义务劳动,不少义务工人后来强征入兵。也看过那部意志的电影,台上有新旧对比,也不好发古今感慨如唐诗宋词六朝汉赋,现代史陈旧起来很快,相比九一一那几幢楼这还保久些,纽伦堡政府也拿之没办法。二战后美军集中炸掉了观台顶的纳徽,六十年代又把两边的高柱都炸掉,以防危。但现在这个样子,也任由之去,观台前左对面有一座新的体育馆。想再绕到大道上去,怕时间不及,还是开车去。折回博物馆已开,不少旅游团的巴士停靠。买票入内,大厅有战胜国国旗,四面旗,除了中国。拿了免费的Audio导游机,一间一间的走走听听。一行看到不少旧物,比如地上一堆旧马克,一战后通胀成一文不值的马克。有不少希的小人头像,这个后来被社会主义国家的领袖学去。还有军用小茶缸,蛮亲切的。

陈列中许多录像电影,纪录与当事人采访片段。但都没有意志的胜利那么煽。记得看过一部叫Contact的电影,里面寻找与外星接触收到外星的第一份信息倒是反馈地球人这一片段。这是媒体政治的起始,社会主义国家电视不普及,倒是被西方学会,美国学得最到位,无论是Citizen K还是奥巴马的修辞术。唉,英国人好称政治明星小希特勒,BBC炮制外国小希的功力谁都知道。这博物馆里有太多的电影,全看下来怕一天都不及,但又限制人时间。好在助听能随时调节频台,随取所需,谁也不要那么多第三帝国的东西。

出门前还参观了一个特展,是希等设计的新柏林的造型,都是大得不能的规模。当年觉得奇怪,现在在世界各个大都会城市中根本不见稀奇。出门走一条透明梯道,可见当年建筑内外上下内部装璜的样子,都没有来得及完成。这博物馆随意处理与设计倒是高明。出门再到国会内场走了走,荒草杂陈。走廊道上发现有汽车或建筑公司用此处当办公室或仓库用。再驱车停到Grosse Strasse,只是一停车场而已。回车停在Luitpold arena对面,Luitpold取代路德维希二世那一位摄政王名。过一段高速桥到Arena,一片公园休闲地,青草与树,只有对面小小的纪念堂还能想见一些过去,古今一对照吧:

Commemoration of the dead of the SA and the SS at the Hall of Honour in Luitpold Arena, 1934 (Stadtarchiv Nuremberg).


不远处还有一处音乐厅,是Luitpold Arena一部分改建,就叫:Meistersingerhalle



路德

to be continued...
2012-01-11 21:59:08